一瓶砂糖一瓶柑

坑很多
MHA FATE
SCP 火影

沒糧又不能自割腿肉(hhhhhh

真的沒有不知名的大叔粉在嗎……!!!
看來我注定冷門角(((

【同人】染谷 森.01

*連更(

#####

【第一章 被選中的孩子】

……
【數據補修系統結束。】

【生命維持系統結束。】

【治療機code.0029375作業關閉。】

【重複一次,治療機code.0029375作業即將關閉。】
……
【通知臨時住院登記者 瑪格納獸。】

【治療結束。】

伴隨AI冷淡的通知聲,陷入記憶的女生醒來。眼前是潔白的顏色,除了自己和一個金色藍色以外,就是一片白色。
「金色藍色。」

被自己失禮地稱呼的數碼獸忙碌的在營幕左碰石碰,通過大部分的檢查就望向躺在病床的自己。
「好比一個被感/染的五彩獸吞食了大半數據的人類,不是嗎?」瑪格納獸也不客氣的回應她,順便嘲笑對方一時大意而犯下的錯誤。「要不是有別的數碼獸救了你,大概早就消/失了。真是個麻煩的人類。」

「哦。」別過頭,便整個人躲在棉被。靜靜的聆聽外面動靜。

「我要回去了,呆在這裡別動。」沒有去等待回應,瑪格納獸就轉身離開這個房間,他的身影漸漸遠離自己的視野範圍。他站在室外的走廊,留意左右兩方。這裡是距離神域較遠的村落,危/險依然存在不是嗎?開啟瞬間轉移,回去神域。

房間頓時寧靜得可怕,同行的黑大耳獸似乎在村落的市場遊走着。染谷並不打算外出去尋找,閒時放任他人去自己想做的事,她一直是持這樣的主見。回來後的黑大耳獸說着:「今天好好休息,明天就要前往叢林遺跡裡了。……要吃這個嗎!」

自己搖了搖頭,示意他自己吃好了。

外面的爆/炸和尖/叫突如其來,頓時即將踏入黃昏。只見街上受感染的數碼獸在吞/食數據,一場無聲無色的突/襲。已經顧不上修補數據後有可能出現的排斥,讓黑大耳獸進化成玉兔獸後從窗戶跳出,被迫離開這所受到入/侵的醫院。

幸好這個村的範圍不需要浪費多少時間以及入侵者的等級,採取徹底消滅的策略僅是浪費了一少段時間。本次行動近乎被稱為暴/行的他們並沒有留下來,而是提早向遺跡前進。

「不留下嗎。」高速前往下一個戰場的玉兔獸詢問。

他們正穿越必經的沙漠,為了防止夾带沙和塵的強風吹到眼睛,染谷戴上印有黑黃紅交叉的護目鏡,視線一直停留在前進的方向。仿佛對剛才發生的事毫無愧疚感。「即使留下,也只剩下怨恨我們不是嗎?」

「而且啊……話說我們好像沒付住院費。」
「……嗯。」

#####

【主人公】染谷 森
是個持有Digivice的女生
與世界樹有個交易的人
亦是黑大耳獸的拍檔

【同人】染谷 森.序章

*bug多到核/爆
*想不到名字就隨便填上主人公的名字(相信我這是暫時

######

「染谷啊啊──。」

略有嬌氣音的長髮女生大喊着待在盡頭課室的人的名字。

而她身後是一個比較高大的年輕男生,他們兩人正在追逐,手中還拿着數個包裝完好的飯盒。課室內的雙馬尾女生染谷便探頭出看看遠處情況,連忙說道。

「木原君、細谷,把飯放下來喔。」

染谷站在門外,試圖截停兩人。被稱為木原的男生見狀便伸手拉住個子小的細谷的衣領,腋下夾著抱掙扎着的細谷,慢慢走過來。他停在染谷面前,細聲說着「……訓導處老師說今天吃完飯就可以回家,沒有補課。」

細谷也補充了些資訊「即是說啊開始放暑假喔。班上也只剩我們三個,而且人們能堅持到現在也稱得上不錯了。」

她把飯和贈送的飲料放在由九張空置的桌子排成的三乘三正方形上。環顧室內,年終考試完結後原本三十五人減至三人,在這小鎮的生活依然這樣過,課依然這樣上。奇怪的是沒有任何停課的消息,只有將上課縮短至中午的安排。

有一瞬間,染谷以為靛藍色的短裙口袋裡的Digivice似乎再次響起,伸手去碰了下才認為但這該是錯覺。

「來吃飯了喲!」

「……嗯。」略為失望的轉身步入光明的課室,仿佛有一把聲音所她訴說著、稱呼着一個名字。
「染谷 森。」

染谷頓了頓,就回到坐位上。打開飯盒,熱騰騰的白飯和蝦仁蒸蛋,將醬油倒入蛋裡。三人靜靜的進食,連日常吵鬧的細谷亦靜下來。

有什麼不一樣了。

「吶。染谷。」

兩人放下餐具,抬頭看着正疑惑着的她。

「──為何你還在這裡。」

火焰吞噬了一切。

####

【主人公】染谷 森

持有Digivice
進入數碼世界的契機不明
女生

q版 黑碳石帕西_(:3」∠ )_
(上髮色超驚險

黑碳石 帕西。


硬度2.5
有韌性。
目前排名第二易碎,年級是接近元老級別但還有一段距離。

被禁止外勤,甚至某些時候外出也要茶瑞絲或者硬度高的宝石陪同,甚少外出。認為自己是個帶着不幸、假如觸碰到他人,還會建議對方去海藍寶石那裡取個祝福比較好。

反應力很好,小時候一天被不知哪裡來的東西擲到而訓練有素。雖說可以舉起刀但只是長期揮動出現輕微碎裂,向老師證明了這點,卻還是被禁止。

厭倦了與人交談,在1060歲時開始脾氣暴燥,然後把自己關在房內抱着枕頭坐在落地玻璃窗前,從來只在房間裡冬眠,或者不睡一直呆在老師旁邊。

頭髮長度比黑曜石短些,被踏到會不悦,眼睛是灰黑色。白色的超長睡裙,走路要拿住布料不然會摔。夏天會穿高跟鞋,但冬天會不穿裸着腳。

冬天的時候情緒控制很好、心情好得會跑去幫大家蓋棉被,哄着發惡梦年紀較小的孩子。但依然不能外出。

語氣非常平淡,目無表情。主要是諷刺自己的無能和對方的愚蠢,當訊問來人為何不去找黃鑽石,請回答「大家都叫我來找你。」

曾經對法斯說過「我…不會離開,就算要消失在世上、我也絕不背叛他。」這種話。被告知有同伴被帶走後沒有任何情緒的波動,只在繼續看窗外。

炸肝摸出一個(醜)茶瑞絲
然後ヾ(*ΦωΦ)ツ

吃一頓!
吃一頓!!
吃一頓!!!

海藍寶石 簡介!

海藍寶石
茶瑞絲蘇珊。
歲數1964。

 硬度8。
 綠柱石家族。
  
  
髮色為內部藍外部綠的兩色、至腰的長內卷,將老師送的絲帶束在髮間。自帶閃亮亮的感覺。
   
  很喜歡老師卻不敢有過多的交流,和他交談時總會有點臉紅,話中總會出現老師和老師。因為喜歡注視着大家的一舉一動,而被標籤上公認的三好,人際關係一般,目前努力跟大家混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
無法長期與他人對上眼。

         當戰爭中有寶石在自己面前碎掉,會在房間躲起來自責,如果是有交情的話甚至用沉睡來忘記悲傷。每年冬眠是最後睡或延遲了幾天才睡(因為侍大家睡着了才可以獨佔老師。)
        但對自身破碎的地方不太有情緒波動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意外喜歡巡邏。
          只要不太兇,基本上她也不會太怕而不敢交流。
          怕生,特別歡迎用熱情的手段來成為好友。
         面盲人士,但只要見過三四次大概就會記得……!

但熟悉後語氣會有點諷刺,比較難聽卻不太會過分。
「……沒事的、你就趕快回去吧。這種東西由專業的我來清理喔。」
*說話聲量有時會較小,請細心留意。
*偶爾會偷懶,在太陽光照耀的地方。
*如果她板起臉時請提醒,特別是在報告時。

不知為何總對空氣發呆,或者在草地裡睡得香甜就對外界沒什麼反應(冬季的恩物x),假如月人出現、務必用儘全力拍醒/把她丟到遠處。

糟蹋的手藝,簡單的包禮物也不行。

各位請多指教……!!!